1. 本網站使用了cookies. 繼續瀏覽本網站, 即代表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s. Learn More.

分享 TFCC 官網小說〈多元交織〉自製翻譯

本文由 R992020-02-05 發表於 "動漫劇情討論區" 討論區

  1. R99

    R99 Deluxe

    TF 幣:
    535


    熔岩王朝著衝進自己工程部裡的兩個入侵者盯了好幾秒。末路之前和自己提過突觸的傷勢,他似乎花了些時間去把艦上的自動機槍裝到手臂上了,那把武器現在正瞄準自己的背。

    長架站在他背後,一副緊張兮兮的樣子。熔岩王咒罵一聲。要不是自己手上正拿著和自己一樣大的冷卻液幫浦,搞不好就直接朝這兩個混蛋衝上去了。

    「突觸,你知道如果你對我開槍,這艘船就會墜毀,害死上面的所有人嗎?」

    突觸冷笑,一陣晃動使他收起笑容——發生這種事的頻率越來越高了。

    「多謝你提醒,我清楚知道這點。說實在的,別讓我打擾到你啊,繼續做你手頭的事吧。你連通知我修好了都不用,一離開險境三聯巨龍就會和我說的」

    熔岩王瞪著政治官。

    「噢,熔岩王啊,別鬧小孩子脾氣了。我可能在你修好的下一秒就殺掉你——也可能不會,我還沒決定好。『遊戲』總是需要幾個砲灰,你的強健體格剛好很適合去那裡呢。啊,可別忘記你那群還在逃跑的叛徒朋友。要是你就讓船這樣摔下去他們會怎樣呢?」

    可惡,他說的對。熔岩王低吼,轉回渦輪發動機那邊,繼續把冷卻液幫浦朝裡面塞。他從桌上拿起一把螺絲起子——這使突觸緊張起來——然後試著把幫浦卡到定位。

    理論上這具幫浦應該足以把能量輸去需要的地方。雖然在沒有保護的情況下,它頂多撐個四、五分鐘就會過熱熔化,但勉強夠讓星艦的軌道穩定下來——前提是有人能在完成的當下就啟動引擎。

    在別的情況下,他或許會很高興。熔岩王喜歡看見整艘船運作得一絲不苟,在他眼中每個未達標準的部件或不當的整備都是一項自我挑戰。但現在自己費盡心力救下這艘船,它卻要去謀殺自己的朋友——他恨透這個情況了。

    他差點就成功了,星艦又發出震動,使他弄掉手中的螺絲起子。他咒罵一聲,趕緊去再找一根。另外一把尺寸不對但也能將就一下。這艘船在一分多鐘內應該還不會失速。

    剩六十秒。他突然想到一個計劃。

    「我差不多好了,但我要你保證我的朋友能自由離開到下面那顆星球上」

    剩五十秒。再拖一會就能行動了。

    「當然沒問題,我一直都很敬佩他們兩個呢」他在說謊。

    剩四十五秒。長架這傢伙聽到時還真的鬆了一口氣啊,白癡。

    「你在說謊。我要書面保證」四十秒。

    「我當然在說謊。書面保證?你以為我誰,阿爾法–特萊恩長老嗎?」三十五秒。

    「你想聽實話嗎?詐鏢和末路頂多活到我和三聯巨龍有空把他們殺掉為止」三十秒。

    「他們想保住自己的小命,就該當個對建制者忠心耿耿的好傢伙——就像這邊這位長架一樣」二十五秒。

    「但我說他們還有活命機會這點倒是沒錯——」二十秒。突觸停了一下子。

    「抱歉,剩詐鏢還有。三聯巨龍剛跟我說他正忙著追殺末路呢」

    長架的臉頓時扭曲變形,構成他右臂的工程怪手彈伸開來,把突觸打飛到艙室的另一頭。十五秒。

    「你說的對,我是個忠心耿耿的傢伙」十秒。

    「但我效忠極限金剛一族和我的船員們!」五秒。

    長架再次朝突觸使出他的「碎鐵重拳」,微型金剛勉強抬起頭,又低了下去,雙眼暗下。

    「我再也不想害怕那些建制者了」長架昂首挺胸。星艦又搖了一下,使他向後摔倒,他的頭撞到一桶污油,弄得滿臉都是。

    一陣噪音傳來,熔岩王聽出那是主砲臺在進入大氣層時,被風阻和高溫從星艦上硬生生扯了下來的聲音。這艘船再也回不去了——就算如此,熔岩王還是忍不住對著大副的蠢樣哈哈大笑。

    「主任工程師,你除了嘲笑上司以外就沒事可做嗎?」長架瞪了他一眼。

    「遵命,長官」他一邊笑著,一邊完成最後的修補。這大概於事無補了,但熔岩王會奮鬥到最後一刻。他希望全速——就算是三聯巨龍也好——能靠自己的修補帶著他們活過接下來的幾分鐘。
     
  2. R99

    R99 Deluxe

    TF 幣:
    535


    紫色的坦克再度開火,逼得末路又向後退了幾步。地板向一邊傾斜,她勉強站穩。

    三聯巨龍發出低沉笑聲。末路突然發現眼前這臺坦克似乎是船上的雷射主砲的縮小版——不意外,這種東西又不需要什麼造型設計。

    從自己記得的那些博狂內戰時期的文宣中,三聯巨龍是個殘暴的怪獸,他既冷酷還很……易怒。

    末路蹲低,向前衝刺。坦克遲疑了一下,所以她決定去挑釁它。

    「喂,廢物!要是你不讓我過去,我就砍了你的冷卻管,讓你的中央處理器燒成灰!再不動你就等著讓核心意識被烤上幾個小時吧!」

    三聯巨龍大吼,坦克隨即前進。她跑進氣密室,回到冷卻液管線中,向下深潛。她得確保角度剛好才行……

    坦克的砲塔轉動,瞄準目標。末路等警示燈亮了起來後,把氣密室的外門甩開並跳了出來。砲火恰好擊破氣密室的內門,管線內的液體從中溢出,濺得滿地都是。幾條電路因此短路,但除此之外沒什麼影響。

    「呵,呵,呵,呵。你以為冷卻液擋得住我的『衝擊』型坦克?」三聯巨龍大笑,坦克再次瞄準末路。

    「擋不住」她朝坦克吐了一口,冷卻液中冒出一對發光的大眼。

    「但我養的鯊魚精能!」

    水中跳出一隻建制者體型、尖牙利齒的怪獸。牠朝坦克的砲管大口咬下,把斷掉的砲管吐掉之後再咬下一塊底盤。

    「不——」三聯巨龍大叫。末路趁著怪獸吞食三聯巨龍的防禦機體時衝回電腦核心。她不知道自己剩多少時間,不過她知道沒有浪費的餘地了。

    末路辨識出哪些晶片是自我、人格、和其他高等功能,哪些只是自律神經系統。它們的排列方式很符合直覺,末路覺得自己應該弄懂了。她按在第一顆晶片上,它隨即退出幾毫米。

    「三聯巨龍破壞哎哎哎哎——!」末路被他的聲音嚇到,她花了幾秒鎮靜下來,按下第二顆晶片。

    「快停」船發出懇求。這裡是三、四、五、六號晶片。

    「拜託快停」他不是很冷酷無情嗎?啊,七號和八號晶片在這裡。

    「三聯巨龍好怕」干我什麼事?這艘船想殺了我,而且真的殺了我的朋友。末路取出九到十三號晶片,盡力使他的求饒聲別傳進腦海裡。

    「三聯巨龍思考不了,記不起任何事了」末路看看四周。再拿走五顆晶片就行了吧。十四號在哪裡……啊,在這裡。

    「三聯巨龍的……意識在……消失」他越來越慢了。十五、十六號。

    「三聯巨龍……感覺……到了……」十七號。

    「三聯巨龍……好怕」

    末路按下最後一顆晶片,它緩緩退出,終結了這艘瘋狂戰艦的威脅。

    這時候應該會鬆一口氣或者是興高采烈吧。不過末路只是蹲坐下來,把頭埋在雙膝間。她沒聽見也感受不到這艘船正被大氣層的阻力和高熱撕成碎片。
     
  3. R99

    R99 Deluxe

    TF 幣:
    535


    「不,不,不!」詐鏢兩手抓著生命維持管線燒焦的末端,眼睜睜看著能量液、燃油、冷卻液——普神才知道還有什麼鬼東西——流了一地。

    全速因痙攣而蜷曲起來,全身都在發抖。星艦向上一震,四周傳來微弱的風聲——他們進入大氣層了。除非熔岩王奇蹟似的修好引擎,然後讓某人控制住它們,否則再幾分鐘整船人就會全滅。

    可惜彌留之際的全速完全控制不住任何東西。

    詐鏢看向兩條管線的端點,望向艦長,又轉回手上的線路。這個破損點得要修補一番才能接回去,自己就算有工具也不會處理。要是熔岩王的話搞不好用一具折彎的固定夾和一把扳手就能搞定。

    他掃視整間房間。一定有東西能處理這種緊急狀況的。不過這裡除了整面牆的螢幕和數據就只剩那個外星人的殘骸。她體內的機械或許能用,但他根本不知道要怎麼處理。

    喔,喔幹。

    詐鏢想起一個能救眼前的建制者艦長一命的手段,但他恨透這個主意了。他望向全速,對方的頭向後倒去,雙手顫抖。附近的爆炸聲傳入他的耳中,接著是金屬被撕開的聲音,於是詐鏢開始行動。

    他打開胸腔外甲,把兩根管線插進自己的生體電路中。身上的奈米機械掃描完之後就將它們和詐鏢的燃料幫浦、冷卻液幫浦、濾油系統、和其他重要器官連結起來。

    靠北,我成了顆超大建制者的建制者活電池的活電池。

    全速的身體停止抽搐,他的雙眼逐漸亮了起來。

    「艦長,快醒醒啊!你再不控制住引擎我們就死定了!」

    「什麼……詐鏢?我剛……啊,對!」

    全速閉上雙眼,集中精神。詐鏢感到整艘船活了過來。他聽見引擎發出怒吼,但還是不禁覺得為時已晚了。
     
  4. R99

    R99 Deluxe

    TF 幣:
    535


    變異變體身旁充斥動態。兩名來自恐龍號的掠奪金剛——火箭筒和狂雷,正忙著制服布魯噸——那個人奇蹟似的用硬頭的身體重獲新生了。變異變體哀悼這位朋友的逝去,又為他的身體有了新的生命而慶賀。

    身後的金字塔發出淡淡綠光。頭頂的天空有顆流星剛進入大氣層——那是恐龍號,不久之後它就會撞上來並夷平一切。她看見流星上掉出一個小點,那個點也立即變成一顆火球了。

    接著她向近一點的地方望去——是失控墜落的登陸艇,而且自己的朋友還騎在上面。她把視覺畫面放到最大。

    她看見他快活的表情時,火種跳了一下。

    「嘆為觀止」

    火箭筒和狂雷把布魯噸上銬之後,跟著她的視線望向天空。

    「妳瘋了嗎?那是我們的船,而且它會毀了這整顆星球!」橘色的掌舵手說。

    他感到的是憤怒嗎?還是恐懼?是對著自己,還是向著那艘船去的?變異變體不知道,反正這些都不重要了。

    「是的,看起來我們就快死了。我對自己活著的這段時間很感謝,而且還能有個如此華麗的終結。願意和我一起嗎?」變異變體向他伸出手。

    她無法理解火箭筒看向自己的表情。不過他握住自己的手了。

    「他渣的,這樣也好啦」然後他將另一隻手伸向狂雷,狂雷盯著一會後也握上去了。

    沒錯,這是個美妙的一生。
     
  5. R99

    R99 Deluxe

    TF 幣:
    535
    十一

    劍脊感受到主機板上整個梅塔斯坎–奧米茄的重量,它正同時進行上兆個運算程序。他能覺察到一個人格——也或許是好幾個,於是他把自己的意識壓下,從旁看著猿連提出一個、兩個、接著是第三個為知識之要求。

    就算這些話是從自己的嘴吐出的,他還是不禁對它們驚嘆連連。

    接著是第四個要求,為直接干預之要求。劍脊感到這顆行星想要同意猿連,但古老的指令卻告誡不應干預低度發展種族的事務——這是為了保護這顆星球所設的規則,它規定了能允許和須禁止的事情。

    從這裡經年累月下來所受的傷害——包含癲狂霸君笨拙的闖入行動——來看,劍脊感覺答案會是否定的。

    他不能眼睜睜看著這種事發生。在梅塔斯坎–奧米茄的全盛期,沒有任何智慧生命能動搖它,但現在它處於受損狀態,而且非常寂寞。

    劍脊和這個系統融為一體。他的意志力推了一把,對著梅塔斯坎–奧米茄的無數人格複合動之以情、說之以理。

    這不僅是為了自己朋友的性命,也是為了未來求道者的福祉,他們即將被剝奪最後一個能見證邏輯族璀璨智慧的機會——劍脊如此哀求。

    劍脊越掙扎,他的意識就越有可能分崩離析。但他堅持下去,頑固壓過了理智。

    還是不夠。它們對維持平衡和公正的意識強到使它們絕對不會出手干預——就算這意味著自身的消逝。

    不過,這就是關鍵吧?「平衡與公正」。

    他將自己的意識化為單一論點,像擲標槍一樣的將它拋進梅塔斯坎–奧米茄那有如漩渦一般的海量運算中。

    我們活在一個早就受損的體制之下。你們得對我的夥伴做出二次干預,才能使狀態回歸平衡!
     
  6. R99

    R99 Deluxe

    TF 幣:
    535
    十二

    火箭筒無法相信變異變體面對這個世界的末日竟然能如此平靜,這不禁使他有點忌妒。

    他的處理器內建的航電系統自動開始模擬接下來的情況:首先登陸艇會在附近墜毀,它的反應爐爆炸時,三人就會受波及而死。接著恐龍號墜毀時會在星球上轟出巨大的坑洞,這顆行星沒直接毀滅的部分將因此慢慢死去。

    他看見紫色流星——也就是恐龍號,竟然轉向了。它的主引擎全速噴射,試著脫離大氣層——沒用的,好幾年的掌舵手經驗如此告訴他。得發生奇蹟才能救得了他們。

    身後的金字塔就像是在回應這個念頭,發出兩道綠色光束,一道向著登陸艇、另一道則朝著恐龍號飛去。

    飛艇立刻慢了下來——雖然它落下的速度還是遠高於正常著地速度。火箭筒看著它越來越近,縮了起來。它撞在不到一公里外的石堆上,上面還騎了個原生體 X 。雖然不太好說,但那個「萬中選一者」似乎對自己活下來反而有點失望的樣子。他從登陸艇頂端跳下,把手上的東西丟回艙體裡。

    這些事只是亡羊補牢。恐龍號還是在向下摔,它撞上地面時還是會有可觀的傷害。就算在那道光束的幫助之下真能逃過死劫,也會是千鈞一髮。
     
  7. R99

    R99 Deluxe

    TF 幣:
    535
    十二

    長架知道他們逃不掉了。熔岩王的急中生智給了引擎動力,但是它們全速運轉兩分多鐘後,自己還是能感到重力正把這艘船向下拽。

    令人訝異的是,他發現有道上浮力正在幫助他們。長架估算這股力量的強度——還是不夠。

    「長架,快來幫我把動力重導到減速噴射器!」

    這個掠奪金剛他渣的瘋了。「它們絕對沒辦法把我們送出大氣層的!」

    「長架,這絕對沒辦法。現在我需要你來幫忙」長架本來想爭辯,但他還是照做了。他去調整節流器,熔岩王則爬到渦輪發動機裡面,似乎是在徒手重組線路。長架看不出這有什麼用,但他由衷希望不論是誰在控制這艘船,那個人都看得出來。
     
  8. R99

    R99 Deluxe

    TF 幣:
    535
    十三

    以一個被永久固定在指揮系統上的人而言,全速可說是情感強烈。詐鏢看著他一邊操縱星艦,一邊嘟噥,臉皺成一團。他開啟了艦長室的螢幕——這或許是希望自己能幫上忙,也或許只是在對身為生命維持系統的自己表示禮貌。

    詐鏢不知道突破大氣層所需的向量為何,但事態似乎岌岌可危。就連地上射來的那道意料之外的牽引光線都不足以突破困境。

    然後主引擎又熄火了。

    「發生什麼事?引擎還是燒壞了嗎?」

    「沒有,但是剛才主動力被移到減速噴射器上。我能試試看用它們回到軌道上,但我覺得這不太——」

    「不!減速噴射器是在降落時使用的……我們能安全迫降嗎?」

    全速的雙眼轉了一圈,然後點了點頭。

    「有可能——對,很有可能。詐鏢……抓緊了!」
     
  9. R99

    R99 Deluxe

    TF 幣:
    535
    十四

    狂雷看著哀嚎的星艦放棄回到軌道,轉成著陸模式。

    就算綠色光束提供了額外的阻力,巨大的星艦還是以上百公里的時速撞上離一行人十幾公里外的地面,它反彈起來又重重落下。

    它以驚人的速度向這邊衝來,途中的塵土和岩石翻騰上天,似乎就要輾過他們了。

    接著現場所有的極限金剛和掠奪金剛和毀滅者見證了數世紀以來不曾發生過的景象——巨大的星艦變形,兩舷如同闔上一幅三聯畫一樣的併攏在中央船體上、噴射器各自移位、一顆雙眼無神的頭部出現在城市體型的怪獸頂端。

    巨獸雙足落地,想要停下來,過程中在地表挖出了能從太空中望見的深谷。

    接著初次撞擊時的轟鳴和震波排山倒海而來,席捲現場。

    臥倒在地的狂雷抬頭,看見一塊船上落下的殘骸正朝自己飛來,他舉起雙手,知道這毫無意義。

    這時火箭筒跳到他身前,用自己的背擋下撞擊。

    狂雷從他身下爬出來,趕緊檢查他的傷勢。火箭筒受了重傷,但看起來並不致命。

    「你這個大白痴!」他抹掉眼前的塵土並大吼。

    火箭筒似乎也說了什麼,但四處都是金屬摩擦岩石的噪音,狂雷根本聽不見。

    兩人相視而笑,可惜他倆被壓過來的巨大陰影打斷了。三聯巨龍終於在頭頂上停穩下來。

    狂雷扶火箭筒起身,他們一起望著巨獸,驚嘆於它的龐大體型。

    它震動了一會,再次變形。這次是一座五臟俱全的城市——雖然幾乎全毀。

    身為工程技師的狂雷知道這就是恐龍號最後一次著陸了。
     
  10. R99

    R99 Deluxe

    TF 幣:
    535
    十五

    熔岩王望向眼前的城市。這幾個月他們過得非常辛苦,不過以前還在建制者艦隊時,如此豐厚的回報相當少見。

    猿連和劍脊對梅塔斯坎–奧米茄提出的最後一個要求是「停留之要求」,他們也同意此求了。

    星艦在墜毀時受到的損傷再也無法修理,但是它上面的各個部件狀況好的出乎意料。而到了這時,包含狂暴和變異變體在內,活下來的人都有了自己的房間。

    就連布魯噸都證明了自己的價值。他熱情的想加入其他人——雖然方式有點笨拙。而且他們有點難接受他就這樣用硬頭的身體走來走去。不過眼下需要每個活人——他也算啦——的力量,而且布魯噸又是個不眠不休的工人。

    他身上的武裝當然都被拆除了,信任還是有限度的。

    「恐龍市」有潛力成為星際交通重鎮。將一臺戰爭機器變成希望之光,這個夢想——這件奇蹟使熔岩王對於他們的成果深感驕傲。

    而現在,離別的時候到了。熔岩王祝福所有想留在這個新世界的人並向他們道別。

    他抱住末路,弄得她一陣尷尬。他很高興啃咬——末路在阿克斯星時偷渡上船的寵物鯊魚精——在恐龍市中的冷卻管線裡如魚得水,免得牠把末路在社交時的不自在當成是發動攻擊的訊號。

    接著他與自封為市長的長架握手,並給了一些這個自大的極限金剛絕對聽不進去的建議——或許他聽得進?這傢伙碰到危機時意外的骨氣十足。

    他感謝變異變體的幫助,而她露出疑惑的眼神並說了句「不客氣……?」

    他祝猿連能順利修好梅塔斯坎–奧米茄的主機板,也祝劍脊考察這裡的古文明時一路平安。

    他警告布魯噸別輕舉妄動,得到一聲呆呆的「遵命,主人」。長架對他把熔岩王當成新世界的領袖這點很不爽。

    然後熔岩王向全速為他對所有人做出的貢獻致謝——整艘船上,自己最早去修的就是他的生命維持系統。

    最後,他告訴突觸在戰爭完結以後,他就會被放出監獄,送回賽博坦受審。對方往他身上吐了一口酸液。

    熔岩王登上飛艇,它為了回到賽博坦的旅程被特別加固過。

    火箭筒和狂雷已經分別在正副駕駛座上就定位了。他們倆的情誼在梅塔斯坎–奧米茄上的這段時間大大增長,熔岩王猜自己不久之後就要舉辦一場伴侶儀式了。

    詐鏢朝自己點了點頭。在恐龍號上的最後那幾天,自己贏得了這位安保主任一生的忠誠。

    最後是狂暴——通緝犯、不死之身的「萬中選一者」、也是個去他渣的大混蛋。就算如此,熔岩王還是偶然看見他和變異變體道別時的樣子——很笨拙,卻刻骨銘心。或許他黑洞般的外表下,有顆渴望被拯救的火種吧。

    「老大,準備完成。下令吧」

    「沒問題,火箭筒。朝賽博坦出發」
     
  11. R99

    R99 Deluxe

    TF 幣:
    535
    十六

    嗚娜忍俊不禁。

    「嗯,我記得你的原話是『和平突然爆發:極限金剛和掠奪金剛、博派與狂派、微型金剛及舊型金剛及城市金剛間全部放下彼此的成見。永遠不可能會有這種事的啦』。然而,下面那顆梅塔斯坎–奧米茄上,就正是這樣子」

    「極限金剛、掠奪金剛、一個博派、兩個狂派、一個微型金剛、一個舊型金剛——我的孟德爾啊,還有個城市金剛。還要加上一個外星人工智慧——」

    「『純粹機械生命體』」喳克糾正。

    「——和一隻昆泰沙原生種的鯊魚精」

    「首先,我說的是賽博坦本土,不是一個新的殖民地。根據條約我們根本不該容許它存在的」喳克不想輕易讓步。

    「整個蒐娜網界因為他們這群人的成就,興奮得每個角落都在爆卦。賽博坦那邊很久沒有傳來什麼好消息了」嗚娜說。

    「其次,那個微型金剛身陷囹圄,而那個城市金剛被弄成植物人狀態。他們不能算吧」

    她微微一笑並對著他眨眼,喳克差點要臉紅了——他之前被她說服,裝了一套荷爾蒙程式。

    「真是輸不起啊。話又說回來……將軍」
     
  12. R99

    R99 Deluxe

    TF 幣:
    535


    飛艇回到了賽博坦。十幾天的航程下來已經使它撐到極限了。

    或許這就是為什麼狂雷會無視自己精疲力盡時的直覺——這些儀器比起正常狀況問題多了一點點。

    請原諒他忽略掉偶爾會重播的同一段語音、儀器反應遲緩和感應器的幻象,而選擇相信診斷系統——它在他每次提問時,都回報「毫無問題」。

    而從這艘飛艇電腦核心的最深處,一個巨大的半意識核心元件慢慢延展開來。

    它潛伏了好幾個月,小心翼翼的避開任何會揭露自己存在的行動。

    那如同機械般的耐心和精準有了回報:它的任務進度已達 98.7% ,即將完成了。

    這道程序完成之日,癲狂霸君將會浴火重生。

    (完)

    補充連結:

    Intersectionality - Transformers Wiki

    原文
     

分享此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