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本網站使用了cookies. 繼續瀏覽本網站, 即代表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s. Learn More.

分享 TFCC 官網小說〈輕微侵害〉自製翻譯

本文由 R992020-01-09 發表於 "動漫劇情討論區" 討論區

  1. R99

    R99 Scout

    TF 幣:
    485


    輕微侵害




    作者:Jim Sorenson 譯者:廖皓宇​





    兩個身影縮在「神經元」大橋提供的些許掩護下方。天空正對它底下的人們發怒,酸雨倒灌而落。沒幾個人敢把自己的外殼和電路線圈暴露在這種天氣中。


    「掐鉗(註一),這個世界真的很可悲」身上帶著黑色點綴的藍色機器人說,他的眼睛閃著詭異的綠光。


    「忍著點~滋滋滋,夾刀~滋滋滋(註一),忍著點~滋滋滋。買家等等就到了~滋滋滋」


    兩人被一聲響亮的轟鳴以及隨之濺來的水花打斷。一個強壯的極限金剛從橋上一躍而下,落在幾公尺遠處,他順勢蹲伏下來,吸收著地時的衝擊力。酸雨水窪被濺向四方,兩人不禁退後。


    這個人任由傾盆大雨澆灌在身上,漫不在乎的樣子——雖然有點難看出來,他臉上的金色面罩將他的臉完全蓋住了。他的右手握著一支白晃晃的劍,左手則拿著一把雙管飛彈槍。幸虧兩者都對著地面。


    「看在反叛之主份上啊!」夾刀還是驚叫出聲。


    那人向前一步,將自己一部分移離雨中,但他的後背仍被酸雨洗滌著。


    「買家到。現在」他把左手伸到背後,將飛彈槍掛到背上的磁力夾,然後伸出空下的手掌。「G病毒。現在」


    掐鉗回過神來,走上前試探對方。「先付款~滋滋滋。然後我們就會——」


    他來不及看清。金白相間的身影向前抓住掐鉗的喉嚨,輕而易舉的將他拎起來。掐鉗的雙腿在空中搖盪,他手部的雙鉗試圖掐住這個變形金剛壯碩得不可思議的手臂油壓管,但徒勞無功。「嗚嗚喀……」他此時只能發出這點聲音。夾刀舉起雙手指向正威脅夥伴性命的極限金剛,但被擋住而無法開火。


    那人將手臂左右甩動,掐鉗的身軀像是晴天娃娃一樣搖晃。「你想我騙你?你想我騙子?我極限金剛,不掠奪金剛,不狂派金剛,不……不再博派金剛。我說我付你,我付你。懂?」


    他把掐鉗抓到自己面前,近到掐鉗甚至能感到從他的金色面罩下冒出的熱氣——這個面罩上裝飾著牙齒狀的浮雕。掐鉗感到他慢慢鬆手,接著時間似乎停了下來。「我說,你懂?


    「我懂啦~滋滋滋!夾刀~滋滋滋,給他病毒~滋滋滋」掐鉗連忙點頭。


    「可是虎頭蜂(註一)說……」夾刀醜惡的臉驚慌失措。


    「夾刀~滋滋滋,病毒~滋滋滋,馬上!」


    夾刀放下雙拳,在一個透明盒子中放進一片電路板,它發著病態的粉色光芒。光是看著這塊電路板就讓人覺得……不潔。他把盒子放在地上,用腳背把它推過去,它撞在極限金剛金色的腳旁,停了下來。


    這人又對掐鉗打量了一會才讓他掉回地面。他抄起G病毒,然後收進懷中。接著轉身走進下著大雨的深夜。


    「等等,我們要的東西呢?」掐鉗大喊。


    對方頭也不回,朝著兩人丟了一顆記憶體。「每件反抗軍有的人類聯邦資料。不管你們幾個掠奪金剛計畫,最好小心。人類,壞消息。」


    夾刀接住記憶體,擦掉上面的雨水,然後扶掐鉗起身。「來吧,回去戰蠍(註一)他們那裡吧」
     
  2. R99

    R99 Scout

    TF 幣:
    485



    熱破的引擎空轉著,他正在燃油基地充飽能量,體內的每個量表指向尖峰,他思索這次的緊急事件是發生什麼事了。熱破和其他微型金剛一樣,在萊歐康柏宣戰那時,能量配給都被砍半。但現在一些新的情勢發展,使他的配給恢復到全量——他超過一個世紀沒有得過這樣的待遇了。無論面對什麼危機,他都很享受能使出全力、能使用自己的配槍、以及能全力奔馳的快感。真是美妙極了。為避免社會地位下降,沒幾個普通體型的博派金剛會將自己降格成微型金剛,但是熱破無法想像自己能過著不能走動、不能奔跑、以及——普神啊——連變形都不能的生活。


    油坑靠了過來和他閒聊。熱破有一部分——只有一小部分,但還是一部分——還是覺得和狂派混在一起有點違和感。他把違和感擱在一邊。自從他成為微型戰士以來就一直負責指揮這種混合部隊,而他麾下有些最優秀的士兵都是狂派。


    「你好啊,最近忙著幫人充能?」熱破打招呼。


    「你是今天第三個了,也是,喔,我看看,自從我的基地被移動到這裡之後的第三個。你是要準備去打下萊歐康柏還什麼的嗎?」狂派金剛笑著說。


    他閃了閃車燈——熱破在跑車型態下以此表示聳肩。「就算我知道也不能和你說啦。我猜我下禮拜會回來,到時候我可能會給你點提示……如果你給我的配給特別大方的話」


    油坑叉起雙手大笑。「我搞不好真會這樣做。幫個忙,狠狠甩幾個反抗軍的臉一巴掌吧。我朋友緩衝區死在他們對極限要塞發動的那場襲擊。我超想回敬他們的」


    熱破體內抖了一下。很多死在那裡的微型金剛都曾經在他手下待過。警衛不被算是正式的戰鬥人員,所以配給只有全量的四分之一,那時他們半點機會都沒有。


    他穩住情緒。「沒問題,好傢伙。等我去總部一趟好搞懂到底發生了什麼鳥事」


    油坑的回應幾乎完全被熱破怒吼的引擎蓋過。他疾駛過街道,穿過移動砲臺的大道、經過頂天者交流所和防空基地、再越過連結昇天基地和火箭基地的橋樑,最後抵達他的指揮中樞——星辰運輸。「真是個爛名字啊」他也不是第一次這樣想了。由這些可變模塊集結而成的就是整座完全符合微型金剛體型的城市,它被當地居民親切的稱為「小都會」


    到了星辰運輸中,熱破才發現自己的直屬小隊已經集合完畢了。倒數、鑽爆、眩暈和發射站在立體投影周圍。這支隊伍成員的個性和才能組合起來十分微妙,但這個代表了小都會中各個主要勢力的組合讓建制者大會很滿意。


    倒數以一個俐落的敬禮率先吸引眾人目光,眩暈靠向自己的姊妹並悄悄說了些話,發射笑了起來。鑽爆一如往常的坐立不安。


    「好的各位,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充飽。壞消息是?」他面前四人的臉色頓時轉為蒼白。「拜託,你們,不可能有那麼糟吧」


    眩暈和發射互看一眼,鑽爆摀住嘴咳嗽,向來從容不迫的倒數此時的眼神搖擺不定,他向前靠。「有可能。就是那麼糟」


    「那就別賣關子了,發生什麼事?」


    發射張開左手五指,她的眼睛暗下,開啟立體投影。一個布滿炮口和天線的巨大建築的綠色縮小版出現在眾人面前。過了幾秒,一邊的側門爆炸,一個看起來像是縮小版的合體金剛從中殺出。「長官吶,昨晚永恆寶庫被搶了。內部的監視畫面被抹掉,但我們還有這個外頭拍到的畫面」


    熱破吹了一聲口哨。這真的很糟。「他們拿了什麼?瘋狂機械的設計圖?VX型炸彈?還是……喔,普神,不會吧」


    四人點頭。鑽爆舉手,接著抓抓鼻頭。「對……就是那個。G病毒被拿走了。建制者大會命令要把它收回來,不能毀掉」


    熱破不自覺的握緊拳頭。「有任何目擊者嗎?」他知道答案會是否定的。


    「出人意料的有。他們殺了五名警衛,但放過一個。他受了重傷,正在加護病房裡由急救員看護。但之前還清醒了幾分鐘,讓路警來得及錄下口供」倒數說。


    接著倒數交給熱破一塊資料板,他快速瀏覽一下。警衛是個叫做直昇機的微型金剛,他形容那個合體金剛是個「大怪獸」並說他們放過自己是因為他們「不確定自己是不是『他們的』直昇機」。敵人是直朝G病毒殺來的。(註一)


    熱破把資料板向桌上一丟,它滑過桌面,停在邊緣,搖搖欲墜。「所以,讓我說清楚:掠奪金剛傭兵不但弄到了合體技術,還用它偷走了賽博坦上最危險的武器。完美。我想建制者大會要我們找到這個武器並把它銷毀掉吧」


    「不對,長官,他們要我們收回它」倒數說。


    「他們當然要了。還有人有能讓我更爽的消息嗎?」熱破一個一個望向自己的屬下。


    「對了,老大,還剩一件事……暈眩發現——」鑽爆搔搔頭。


    「她不能直接跟我說嗎?」


    「哎呀,不是我啦,長官。是暈眩,不是眩暈。那個紅白加點藍,變成坦克車的大哥?那個和搜索一起主管情報部門的?」眩暈誇張的搖頭並翻白眼。


    「抱歉,抱歉,別這麼敏感。剛我聽錯了,現在已經懂了」熱破張開雙手示意放鬆。


    室內沉默了一下,發射湊近姊妹說了幾句話,眩暈用手遮住嘴偷笑。倒數瞪了兩人一眼,但眩暈無視他,發射倒還願意裝一下乖。


    鑽爆的目光從姊妹倆移向倒數,再望向熱破。他繼續說下去。


    「接下來,暈眩發現發現反抗軍似乎在幾天前對那個病毒發出懸賞。而且……」他緊張的吸氣。


    「長官……是鋼鎖發出的」
     
  3. R99

    R99 Scout

    TF 幣:
    485



    猛咬手臂的油壓肌腱繃緊,蠻熊幾乎要把他的手壓到桌上了。他的臉能感受到那個極限金剛呼出的熱氣,蠻熊低吼一聲,接著開始挑釁自己:「你完了,廢物掠奪金剛」


    他已經受夠了,猛咬把嘴部連上一條體內導管,瞄準棕色的極限金剛吐出一口骯髒的機油,正中對方的臉頰。趁著對方反應過來以前,他用盡力氣把蠻熊的手掌扳倒在桌上。


    「水啦!這就是我們掠奪金剛的玩法啦!」猛咬從座位上跳起來,將拳頭揮向空中。


    蠻熊可忍不下這口氣。他大吼一聲,打向猛咬,接著兩人就在地上扭打成一團,試著壓制住彼此。站在外面警衛的音速踢聽到騷動聲,連忙跑進來阻止,兩人隨即衝向他,把他撲倒在地。


    監視這個藏身所的電腦網路的恐慌者也聽到騷動聲而來。「汝等竟敢在這裡打架!?要打還不揪吾,恐慌之人!?」然後他就跳了進去。四個人打成一片,沒真的對彼此造成重傷,但不排除會有這樣的可能。


    「你們玩嗎!!!???」混戰被鋼鎖的怒吼打斷。四人突然發現自己的雙腳離地——鋼鎖每隻手各拎起兩個人。


    「我拿G病毒來,看基地沒防守」他動了幾根手指,讓音速踢摔到地上。「我想,完,建制者找到我們。然後我記得你們全白癡」


    「欸,我們才不是——」猛咬想抗議,但接著他也被砸到地上,一旁的音速踢正爬起來。


    「對,猛咬,你白癡。恐慌者白癡。蠻熊和音速踢也白癡。就連我鋼鎖也白癡。我們是白癡,才能戰鬥控制一大顆星球的建制者。但我想你們我這種白癡。不是為無聊挑釁和廢渣派系互打的白痴。不是丟崗位的白癡」


    他放下恐慌者和蠻熊。蠻熊拉猛咬一把,幫他站起來。


    「你們四個白癡。但是你們我的白癡。所以不准離崗位。也不准戰鬥……直到我說戰鬥時候到」


    「那鋼鎖,那會是什麼時候?」音速踢興奮的向前一步,雙眼發光。


    鋼鎖的眼睛一亮,表示微笑。他拿起病毒,發出的光芒滲透房間的每一角。這個畫面令人不安。


    「明天」
     
  4. R99

    R99 Scout

    TF 幣:
    485



    熱破在星辰運輸的走廊上來回踱步。


    「鋼鎖,為什麼得是鋼鎖?」如果熱破的微型金剛改造是社會所鄙視的,鋼鎖的行為就是滔天重罪。他非法將自己的火種移植到一具極限金剛原生體中,接著還想偷渡一顆炸彈進建制者大會。


    自己以前的同袍對現在這個社會制度的憤怒當然有它的正當性,但如果那一千一百萬年的博狂內戰有讓他們學到什麼的話,那一定是暴力只會引起更多暴力。鋼鎖的愚行讓熱破和他的同伴更難從體制內漸進改革——這個改良世界的方法比較緩慢但更加確實。


    鋼鎖永遠不會懂的。他放棄了自己的暴龍型態,但他的思想還是和恐龍一樣落後。既落後,還……


    ……好猜。鋼鎖把自己當成是厲害的戰術家,他也的確是個精明的敵手。但有幾個準則是他一定會做的:對著能造成最多傷害的目標,用最快、最猛烈的方式強擊。而這一定是指——遊戲。


    蝙蝠精議員為了安定民眾,告訴他們情勢不變,只是有點「小騷亂」,決定親臨觀賞自萊歐康柏演說以來的第一場遊戲。它將反抗軍的戰俘作為角鬥士自相殘殺,這種野蠻行徑正踩在鋼鎖的雷點上,一定會使他勃然大怒。


    說實話,熱破自己也對這個點子很不滿。但面對不僅能救出囚犯、能對整個競技場的建制者——包括一個位高權重的議員——釋放病毒、還是在全世界轉播面前進行,鋼鎖不可能抗拒得了。而這一切都將在明天發生。


    「鋼鎖——」熱破將右拳打進左掌。


    「——你輸定了」
     
  5. R99

    R99 Scout

    TF 幣:
    485



    提薩勒斯競技場的排水道飄出陣陣惡臭。這裡的走道是為了比自己體型大上許多的人而建造的,他在上面沒有任何掩護。腳下的地板因年久失修布滿了碎屑。這些都使猛咬緊張兮兮,他無法不覺得自己正走進埋伏。沒錯,鋼鎖是個活生生的傳奇,自從被放出來之後他已經成功發動七次對建制者和安保隊的襲擊了,而且都是深入敵方腹地的行動。但這次不同,這次他們的目標是建制者領地的心臟,只有被調教的最服貼的極限金剛或掠奪金剛的哈巴狗才進得去。


    他們一行並沒有要前往控制室,那裡是競技場的中樞,一定會有重兵把守。鋼鎖說他們只需要抵達觀眾區就能成功了。恐慌者說如果只要這樣就行,那麼那個病毒一定相當強力。鋼鎖聽到時似乎露出一抹笑容,說那可是他們想像不到的。


    現在,他們的目標只剩幾公尺遠了。猛咬聽得見時不時從觀眾席傳來的歡呼,無論接替超音速的新司儀是誰,他都使群眾如癡如醉。或許是他自己的錯覺,但是今天的建制者們聽起來特別嗜血。無論G病毒會有什麼效果,都太便宜這些禽獸了。


    音速踢走在最前頭,他在一個轉角停下,看了一會,再示意隊友前進。猛咬、恐慌者和鋼鎖走在中央,蠻熊殿後。


    猛咬的脈搏加速,一走過轉角,就看見星光從前方的排水道口照進來。他下意識加快腳步,急著要報復建制者。


    鋼鎖的手臂突然伸出擋下他。恐慌者見狀也停下了。


    「音速踢,停,有問題」鋼鎖拉高音調,但音量不變。


    隊伍的先鋒轉過頭,慣性仍在把他向前帶。「可是我們已經到了啊,長官。剩個四十步——」


    他說到「步」這個字的時候,正好踩在某個東西上,它發出響亮的嗶聲。音速踢低頭,接著地雷爆炸,把他炸得粉身碎骨。接著對面的砲火穿過爆炸餘煙掃來。


    埋伏!」猛咬大叫。他想轉身,但鋼鎖還抓著自己,他感到鋼鎖抓得更緊了。


    「後退更糟。前進,可能我們贏」鋼鎖說完,衝進戰鬥。


    猛咬看向恐慌者,對方聳了聳肩。「吾,恐慌之人,說反正前後都是死路一條」


    接著他掏出一片爆炸碟,跟著他們的領袖衝去。猛咬向後望,看見蠻熊正忙著和兩個壯碩的微型金剛搏鬥。看來只能前進了。
     
  6. R99

    R99 Scout

    TF 幣:
    485



    熱破在控制中心踩著碎步。他用盡所有人脈,使兩百名微型金剛警衛守在每個設施的戰術據點。另外還有三百名安保隊員在人群中巡邏,他們透過指揮官K9向自己報告。更好的是他的士兵能量等級都有四分之三,這種事在能量稀少的現在幾乎不可能發生。如果正面和反抗軍部隊碰上,他們毫無疑問的佔盡優勢。


    關鍵是找到鋼鎖。如果他進到觀眾區中哪怕只有一秒,都會造成毀滅性的結果。熱破望向被裝在競技場控制系統上的建制者閃擊,希望這傢伙的能力足夠。每個控制站都有一個熱破信任的人看守,但是他們之間的聯絡卻要靠這個幾百年沒動過半根手指的狂派小兵。


    「吶長官,排水道那邊傳來騷動,位置是NGS549672。一個地雷爆炸,接著傳來交火的通知」眩暈從她監視的螢幕那邊喊來。


    熱破調出整座建築的地圖——那個位置離觀眾區太近了,快動不了的建制者花了好幾天才進到觀眾席調好位置,不可能把他們及時撤出。鋼鎖再向前二十多公尺事態就沒救了,他得在那之前被擋下。


    「鑽爆,你守著。我們經不起這只是誘餌的風險,所以讓大部分的部隊都留守原地。但叫那邊兩道門距離內的每支微型金剛巡邏隊都各派一人來增援。眩暈、發射,和我來。我們去下葬一具化石」
     
  7. R99

    R99 Scout

    TF 幣:
    485



    槍砲的聲音壓過了觀眾的呼喊,從出口照來的亮光被火焰和黑煙掩蓋,但猛咬因為某些說不上的原因知道自己離出口剩不到一半距離了。他面前只剩兩個微型金剛,恐慌者和鋼鎖正分別應付他們。猛咬變形成坦克型態,瞄準,命中紫藍相間的微型金剛的背。


    「重拳!」正和鋼鎖搏鬥的那個人見狀尖叫。鋼鎖見機不可失,握緊拳頭,打破對方的外甲,擊穿他的腹部。鋼鎖怒吼一聲,旋轉手臂,微型金剛的雙眼暗下。

    「一記『直擊』啊,這傢伙名字雙關嗎」鋼鎖說,猛咬變回機器人型態。接著鋼鎖甩掉死去的建制者,手上還抓著對方的內臟。


    「無須協助吾,恐慌之人!」恐慌者對猛咬的援手不怎麼感激。


    「我們全需要幫助!如果我們幸運,有幾分鐘」鋼鎖將直擊的內臟丟在恐慌者頭上,接著轉頭對著蠻熊的方向。「他擋敵人在我們背後。現在行動!」


    鋼鎖衝向出口。他只剩幾公尺遠的時候,一臺藍色轟炸機和一個紅黃相間的微型金剛呼嘯著衝進來。紅色的那人躍起,前滾翻,站回雙腳並微微鞠了一躬。轟炸機丟下一波炸彈,猛咬連忙躲到自己剛殺死的微型金剛背後。恐慌者被擊中胸口,但他在那之前向轟炸機丟出了一片爆炸碟。它飛向機身正中心,就要命中了,但機身突然從中段分成兩半,碟片從空隙飛過,擊中上方的天花板。兩段機身分別變形成藍灰相間的微型金剛女性,體格較大、有著綠色臉龐的那人露出笑容。


    「唉呀,發射,這幾位帥哥一副想邀我們跳支舞的樣子呢」


    「哦?那麼我們就來跳探戈吧,姊妹」她舉起雙手,射出一發致命的電漿彈,差點把猛咬的頭顱轟掉。他瞄準手上的三連裝重砲,將彈藥灑向四處,希望恐慌者還在戰鬥。接著他張望鋼鎖的蹤影,但是自己的長官和那個浮誇的火紅建制者都不見了。他暗自催促鋼鎖快點,他們就快被打倒了。
     
  8. R99

    R99 Scout

    TF 幣:
    485



    熱破落地(他沒在自誇,這個落地真是瀟灑俐落啊)不到一秒後鋼鎖就朝自己殺來。他早料到鋼鎖一定會朝最明顯的目標衝去,所以就將自己作為誘餌。他的微型金剛身軀充滿能量,要對付任何極限金剛都應綽綽有餘。


    應該啦。


    實際上他被壓在牆上,鋼鎖一拳又一拳重擊自己的腹部。熱破的力氣出名的強,但此時他幾乎擋不下對手的攻擊。他舉起左臂,用手臂上由排氣管變形成的光子槍開火,將鋼鎖擊後退幾公尺。熱破靠在牆上,竭力站穩腳步。


    「看來你還是隻野蠻的猛獸啊」


    「你還是囂張混蛋,我看」鋼鎖拔出白晃晃的長劍,擋下熱破的第二波射擊,接著向前疾奔。劇痛頓時流淌熱破全身,他低頭一看,自己的小腹被長劍貫穿。他不加思索就照本能抬起雙腿,讓長劍支撐自己的重量,踢在鋼鎖身上。鋼鎖失去平衡,跌了幾步。熱破趁機在零距離朝插在身上的長劍開槍,將它打碎。他身上負傷,但還能再戰。


    「沒招了嗎,叛徒?」


    鋼鎖用兩顆飛彈回應。熱破撲倒在地,變形,驚險閃過。對方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來。


    「叛徒?說真好。你戴博派徽章,卻唾棄它代表的每件事。你竟支持遊戲、種族制度、寄生蟲建制者?」


    熱破掉頭,用車燈閃向鋼鎖,使他一時看不見。接著他把檔位調到最高,朝前恐龍金剛全速衝來,他在最後一秒使勁轉向,讓車尾隨著慣性撞上鋼鎖的雙腿,把他撞到一旁的水溝。


    「你以為我不痛恨它嗎?這樣剝削極限金剛和掠奪金剛?我們應該要跟著他們一起縮小尺寸。但你用槍砲和炸彈永遠達不到這個目標的」熱破變形回機器人型態,跳到鋼鎖身上,鎖住他的右手肘,再壓在他的喉嚨上。


    「我呢,我以身作則。也達到一些實際成果:航空金剛隊、保衛金剛隊,連狂派的工程金剛小隊都一起和我縮小成微型金剛了」


    「棒,你縮小,能量用少點。你英雄。給你什麼感謝?四分之一配給?」鋼鎖變形成裝甲車,熱破盡力抓住鋼鎖的左側。於是鋼鎖將他撞在牆上。他感到自己體內有些重要電路裂開了。


    熱破試圖舉起臂上的槍管瞄準,但鋼鎖再次向他衝來,把他撞進牆裡,使熱破失了準頭。


    「你花七十年,從體制內修它。花這麼久,事情更糟,沒更好。你方法廢渣」


    鋼鎖準備把熱破三度撞進牆中時,他變形成跑車,加速避開。


    「好,我承認我的方法很慢,但是你的方法呢?你的方法可是密卡登那套!」


    熱破換檔,繞到鋼鎖右方,在地上撒出一道汽油。鋼鎖的裝甲車型態靈活性雖然比熱破更高,但他因地上的汽油而打滑,撞上一根柱子。


    熱破變回機器人模式,小心的靠過去。「假如你把建制者殺光,那你能弄出的社會會是怎麼樣——」


    裝甲車側面伸出一條手臂,把熱破抓到地上,鋼鎖變回機器人。兩人在地上打成一團,互相撕扯、互相重擊彼此。


    「比現在好!」他大吼,一拳打在熱破的臉上。熱破則揍向他殘破的胸口——那是因撞上競技場的柱子而造成的。


    熱破的能量剩餘不夠讓他使用自己的武器,他勉強逼著自己短路的線圈和破裂的馬達繼續運作,繼續戰鬥。


    「鋼鎖,你總是太過火了!」


    鋼鎖的狀況不比熱破好——甚至更糟。他試著要掐住熱破的喉嚨時左手的拇指和食指掉了下來。


    「而你這『天選之人』總做得不夠!」


    兩人在地上翻滾著,觀眾的喝采傾瀉而下。熱破的雙眼——不知什麼時候也裂開了——看見賽博坦的無盡夜空。他們已經離開排水道了,一排又一排無法行動的建制者坐在巨大的競技場座椅中,看著極限金剛和掠奪金剛的戰俘自相殘殺,絲毫沒留意到兩人的存在。


    鋼鎖到了釋放病毒的地點了。


    熱破剛發現這個可怕的事實,就感到自己被一個綠紅相間的掠奪金剛拉離鋼鎖身上。
     
  9. R99

    R99 Scout

    TF 幣:
    485



    「吾,恐慌之人,天下無敵!」綠色的掠奪金剛將發射的手臂像是獎盃一樣高舉過頭。這是個不智的舉動,因為接著眩暈就殺出掩體,用兩顆飛彈把他炸成兩半了。


    猛咬在眩暈暫時因暴怒而失去判斷力時用三連裝重砲瞄準她開火。但她的裝甲擋下砲彈的傷害,眩暈綠色的臉上戴著恨意看了過來。猛咬在絕望中決定孤注一擲,他對著眩暈頭頂的天花板開砲。


    很幸運的,這場賭博成功了。大塊水泥從年久失修的天花板上砸落,將眩暈埋在瓦礫堆下方。猛咬不認為她已經死了,但總歸是再起不能。她的姊妹還在一旁的地上呻吟。


    猛咬前進,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活下來了。然後他看見兩個快不成人形的身影在觀眾席的地上互相廝殺。那是鋼鎖和另一人,兩人看起來都已經站不起來了。他們似乎沒注意到自己的存在,於是猛咬趁機把建制者從老大身上扯下來,把他丟在附近的氧氮化鋁牆邊——那道透明的牆把慘烈的遊戲與嗜血的觀眾隔開。


    「你……猛咬,你活著?好傢伙!拿G病毒,完成我們的任務」鋼索睜大雙眼看著猛咬,接著他破爛的胸腔發出一陣噪音後開啟,露出裡面的一個收納區,病毒就放在裡面。猛咬拿起病毒,將它裝在自己的武器上,瞄準最近的建制者——那是恐懼猛撲,他是個像老虎一樣有著黃底黑條紋塗裝的建制者,他的臉部只由一顆單眼構成,似乎曾受過俱五刑(註二)。


    「鋼鎖……鋼鎖有和你說過G病毒會做什麼嗎?」火紅色的微型金剛提起一條手說。


    猛咬轉身面向那個建制者。「他說得夠多了。這會把所有人殺光」他回頭瞄準目標。


    「不全對。誰是最可怕的建制者?最不妙的那個?」對方還有力氣大笑。


    猛咬再次轉向那個建制者……他是個博派。「你想說什麼?」


    「猛咬,不要聽建制者謊話,做就對了!」鋼鎖用破碎的手肘撐起身軀。


    「老大,這個病毒到底會做什麼?」猛咬的目光從那個建制者轉向鋼鎖,又轉向他的目標。


    我們沒時間了!」鋼鎖想站起來但是失敗了,他倒回地上。


    「他不想讓你知道」對方說。「來啊,回答吧。每個原生體都知道答案。最可怕的建制者、最可怕的變形金剛——毀了我們一族的那個人」


    「格威隆。瘋狂暴君、邪神爪牙、滅世者、悖誓者」猛咬把槍轉向眼前的建制者。


    對方點頭。「G病毒……就是他被我們之中最厲害也最勇敢的人解剖之後剩下的骨灰。格威隆是被邪神尤尼克隆從密卡登改造而來的。G病毒用黑暗能量晶複製了這個程序。對著觀眾席開槍……我們就會得到兩萬個像他一樣的怪物」


    重砲掉到地上。猛咬的下巴合不攏,他轉向鋼鎖。正打算要問這是不是真的時,他看見了鋼鎖的臉……這是真的。


    「你……你怎麼敢?」


    鋼鎖吐了一口能量液。「簡單。我們改造兩萬建制者,我們送出強力訊息:別小看反抗軍。建制者的力量是政治手腕和控制基礎建設——用腦子。我們把他們腦子弄成渣,弄出兩萬動不了的瘋子。沒傷害」


    微型金剛舉起一根指頭。「兩萬個動不了的,加上幾百個極限金剛和微型金剛版的格威隆。一定不會有事的啦」他眨眨眼。


    鋼鎖奮力從地上向那把火砲撲去,他將砲口對準觀眾席。


    「不,這現在就得停」猛咬將武器從鋼鎖手上踢落,接著變形成坦克,全力開火,把武器和病毒一起蒸發。


    「猛咬,你他渣叛徒!反抗軍會追殺你到死!」重傷的鋼鎖從地上對著猛咬吐了一口,打在他的臉上。


    「老大,有些事值得我去死。」


    注意到這邊騷動的微型金剛衝了下來。猛咬舉起雙手。「我想我是你們的俘虜了」


    「我叫猛咬。幫我個忙好嗎,別把我丟進他渣的遊戲裡」他望向火紅色的建制者。


    對方點頭,然後因這個簡單的動作造成的疼痛而稍微皺起眉頭。「我是熱破。我會確保你得到公正的待遇的。雖然你毀了那個病毒可給我找了一堆麻煩啊,我上司想要拿回那玩意」


    「嗯,你看起來不是個壞人——以建制者來說啦。不過大概,只是大概啦,建制者大會沒拿到那玩意對所有人都好」


    熱破大笑。「普神作證,你說得沒錯」
     
  10. R99

    R99 Scout

    TF 幣:
    485



    直升機在小都會的加護病房裡呻吟著。他過去兩天來不斷醒來又昏過去,照顧他的兩名醫生——急救員和保修——對他的情況完全摸不清頭緒。他們只能盡力替他充能並監看他的能量度,希望他體內的自癒系統能發揮效用。


    他又一次發出呻吟,接著開始咒罵那些闖進自己的設施並拿走自己的研究成果的人。首先是該死的角鬥主管局主任跑來這裡——反抗軍大概就是因此而得知這地方的。接著那個廢渣微型合體金剛殺了進來把G病毒搶走。


    話說微型合體金剛啊……有趣的點子。他開始寫起筆記……有可能,如果把懸浮引擎裝在接合點的話……直升機寫出一頁一頁的草稿。他沒發現自己的體溫不斷飆高、能量消耗也越來越強。


    劇痛突然竄過全身,他的火種核心發出粉色的亮光。這道光擴散到全身,下至腳底、穿過雙臂,最後到了他的頭部。


    ……


    他望向手中的資料板。合體金剛的草圖?可悲。他將它們丟向一邊。不——他可是有更宏大的野望。身上那些把他連結在一張病床上的導管和電線被全部扯斷,周遭發出一堆令他惱怒的嗶聲和閃光。接著外頭跑來一個白色的博派微型金剛,他想也不想就對著眼前這些東西開火。


    他走向窗口並望出去,一個渺小可悲、依微型金剛體型任意拼湊起來的城市映入眼簾。啊——這種東西根本不值一提。


    格威隆從窗口一躍而下,在堅硬的地表上撞出了坑洞。接著他變形成卡車型態,駛進夜色之中。


    (完)
     
  11. R99

    R99 Scout

    TF 幣:
    485
    附錄:鋼鎖交給掐鉗和夾刀的記憶體中的資料


    一、人類已經不用西元前/後記年了,現在的人類以第一次接觸到博派墜毀在地球上的方舟和變形金剛一族的 1984 年開始計算年分,也就是方舟前(Before Ark, B.A. ,1984年以前)和方舟年(Stellar Cycles Of The Ark, S.C.A. ,1984年以後)。


    二、科技發展上,人類在:

    方舟 1 年(1985)發展出第一部人工智慧 TORQ III 。

    方舟 8 年(1992)登陸火星

    方舟 13 年(1997)和博派一起建造了第一座曲速傳輸門「扳機」

    方舟 30 年(2014)使人工智慧完全普及

    方舟 33 年(2017)使人工智慧能直接連結人類神經元

    方舟 39 年(2023)達到「人族奇點」,人類科技水平正式超越變形金剛

    方舟 70 年(2054)人類克服死亡

    方舟 80~90 年(2064~2074)人類發展成三種亞種:「電子增強種」、「靈體種」和成為次等公民的未經調整的人類。同時從變形金剛科技逆向工程而得的人工智慧科技進步到它們成為新的人種,稱為「二階智慧生命體」。它們認為自己是介於男性和女性間的第三種性別。

    方舟 130 年(2114)發動「猶推古」計畫。開始復活幾萬年來所有死去的人類。


    三、外交上:

    方舟 19 年(2003),特種部隊 G.I. Joe 的星際旅團改組為地球防衛軍。

    方舟 33 年(2017),地球防衛軍因為變形金剛族對新地球發動的一次襲擊,宣布所有人類活動區域禁止變形金剛族進入。

    方舟 39 年(2023),狂派用劫持的博派太空船攻擊人類殖民地「新上海」。

    方舟 42 年(2026)為報復上述事件,人類炸毀向人類殖民地「塔米爾–敦尼亞」求救的博派太空船「星箭號」。

    方舟 45 年(2029)成立人類聯邦。地球防衛軍改組為聯邦人族殖民區艦隊。

    方舟 47 年(2031)涅布羅星上發生「涅布羅大清洗」,人類聯邦決定強迫變形金剛族停戰,並將他們的活動區域限制在賽博坦和另外九個他們的殖民行星上,稱作「允許區」。

    方舟 49 年(2033)格威隆派出龐大的入侵艦隊對人類做出反擊,史稱「大推進」……人類輕鬆的殲滅整支艦隊,接著將「允許區」減半。在十天撤離期間過後,被沒收的五顆行星遭人類徹底「消毒」。
     
  12. R99

    R99 Scout

    TF 幣:
    485
    註一:掐鉗(Pincher)、夾刀(Bladez)、虎頭蜂(Hornet)、戰蠍(Scorp)、直升機(Cop-Tur)、大怪獸(Monsterous)都是出自和變形金剛同期的另一個機器人玩具 / 卡通系列〈百變雄獅 / 機器戰神〉(Gobots)的角色。這個系列的版權後來被孩之寶買下,透過本篇作者 Jim Sorenson 的其他創作被收入變形金剛多元宇宙體系中。


    註二:俱五刑(Empurata)是出自 IDW 漫畫的刑罰,它透過把受罰者的五官全部去除,使臉部只剩一顆獨眼,讓一般大眾對受罰者感到不適。這個刑罰常用於政治犯身上。


    補充連結:


    Micro-Aggressions – Transformers Wiki


    原文
     

分享此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