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本網站使用了cookies. 繼續瀏覽本網站, 即代表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s. Learn More.

變形金剛新世紀:殞落星辰 第二十四章 未知之道

本文由 023152017-06-02 發表於 "文章創作/推薦區" 討論區

  1. 02315

    02315 Ultra

    TF 幣:
    465
      這裡是英國北方的某處城市,如今這座城市由於前幾天的地震成為了一座廢墟。只剩下前來搜索倖存者的救難隊仍在這兒駐紮著,此時由救援小隊和其他的博派成員組成的混編隊伍正在此協助著救難行動。

      大街用雙手將壓住車輛的巨石搬了開來,確認車裡沒有傷者之後他朝向在不遠處正用熱像儀觀察著大樓內部的同伴大喊

      "車轍,你那兒有發現什麼嗎?"

      "沒有,完全沒有任何。。。等等"

    心不在焉的應答著他的車轍突然止住了話,他在大樓的4樓內側發現了倖存者

      "在4樓的內側護手旁邊有反應,相當微弱。我們必須加快腳步了"

      "熱點他們呢,只憑我們兩個人可沒有辦法組合成守護神啊﹗"

    由於救人的時間是一刻也不得耽誤的,大街焦急的朝向車轍大吼著

      "你吼我也沒用啊,熱點他們到城市的另一頭去了"

      "快想法子啊﹗"

    就在他們倆人吵得不可開交的時候,一輛紅色塗裝的消防車和一輛白色的警車從遠處慢慢的駛了過來,在他們的面前解除了偽裝。

    這是一男一女的兩位變形金剛,其中身材高大的女性開口道

      "你們別吵了,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

      "排放跟巡警?﹗妳們不是在別的星球執行任務嗎,什麼時候來到地球的?"

    他們也是救援小隊的成員,但是兩人早在內戰初期就已經前往其他星球了。面對與老友突然間的再會,大街跟車轍相當的驚喜

      "要敘舊的話等等再說,現在最重要的是救出困在大樓內的人。大街,車轍你們兩個和我們組合吧﹗"

      "咦,排放妳可以組合的嗎?﹗"

    對於大街的提問,排放乾脆的回答了

      "我在執行任務的時候有時會需要到高處,所以我在出發前進行了改裝"

      "可是這樣我們還少一個人啊"

      "你忘了嗎大街,我可以分身成兩個人"

    巡警使用自己的分身能力變成兩個人之後,五人隨即組合成了一位名為"渦輪"的組合戰士

      "時間寶貴,立刻執行救援任務"

    小心翼翼的將倒塌大樓的上半部分移除了之後,渦輪用手指輕輕的撥開了覆蓋住的砂石,有一位男性倒臥在地板上,看上去已經奄奄一息了

      將男性裝到因為接到信息而匆匆趕來的急救員的後車廂之後,熱點向排放伸出了右手,許久未見的兩人聊了起來

    "好久不見了,老友。你跟你的隊友還是一樣沒變啊"

    "妳不也是嗎,是說妳的其他隊員呢,怎麼只有巡警在妳身邊?"

    聽到他這麼說之後,排放的語氣突然變得急促起來,一臉快要哭出來的模樣說道

    "對,我來這裡就是要警告你這個的,有人在獵殺變形金剛﹗電路,滑行,魔輪跟警笛都已經。。。"

    見排放已經泣不成聲,巡警代替她將話說了下去

    "總之,熱點。你要注意。。﹗﹗"

    "咚﹗"


    隨著突然響起的悶響,巡警的聲音突然消失了。由於這一切發生的實在是太突然了,等到巡警查覺到的時候他的胸口已經被匕首所刺穿,破碎的火種正插在頂端,向下滴落著能量液

    "不﹗"

      見到巡警慘死的模樣,排放崩潰的大喊。此時兇手將武器從巡警的遺體內抽出,他的模樣也隨著遺體跌落到地板上而顯露了出來

      那是一名身材纖細,全身呈現酒紅色塗裝,看起來相當有氣質的男性變形金剛,他環視了在場的幾個人之後低下頭敬了個禮

      "初次見面,妳們好。我的名字,是禿鷹"

    他的聲音雖然溫和,但是卻隱藏著讓人不由自主的顫慄起來的寒氣。所有人都不禁吞了口口水。

      "這只是一次警告,主人需要更加純粹的恐懼以及絕望感。所以任何救助弱者的行為都是不被認可的。現在遊戲已經開始,你們會爆發出多麼棒的黑暗呢?"

    "什麼鬼遊戲,我聽你在放屁﹗"

    聽見自稱為禿鷹的暗殺者這麼說之後,大街憤怒的舉起了槍向他撲去,但是禿鷹只是輕輕的向右閃了過去,然後抬起右腳用膝蓋向他的腹部用力的撞了下去

    "我最討厭,不聽人說話的人了"

    "呃啊﹗"

    大街慘叫了一聲之後摀住了腹部向後跌去,看見了這個情況的熱點立刻向前接住了他。然後,突然出現的暗殺者留下了一句話便消失了蹤影

    "你們盡量恐懼吧,這一切都是為了主人的復活之路"



    "嗯。。。"為了主人的復活之路"啊,你們對那個變形金剛完全沒有任何頭緒嗎?"

    "是的,馬格斯代理總指揮官"

    向馬格斯匯報完剛才的情況並向其行了一個標準的軍隊禮之後,熱點回到了大街所躺著的充電床旁邊

    "他怎麼樣了?"

    聽到熱點的問題之後,急救員停下手上的工作從桌上拿起了數據板說

    "放心吧,沒有傷到要害。但是得在床上休養幾天了。大街,為了避免傷口惡化,這幾天你必須停止巡邏勤務。這部分我會再跟巡弋溝通"

    "我了解了"

    這時音波走了進來,他受馬格斯的委託前往調查了暗殺者的身分,但是卻毫無所獲

    "不行,在狂派成員的資料裡完全沒有符合特徵的成員"

    "暗殺部門呢,急流電她應該知道暗殺部門有哪些成員吧"

    音波突然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說

    "急流電她。。。前幾天我跟她又起了一次爭執,然後她離開了"

    雖然音波的臉上帶著面罩所以看不出表情變化,但是馬格斯憑著多年以來的經驗聽出了他的聲音中明顯帶著某種程度的動搖。他舉起手拍了拍音波的肩膀冷冷的說了一聲我知道了之後就走開了,在一旁看到了這個狀況的刀刃隨即靠了過來在他的耳邊說了句悄悄話

    "抱歉,他說話一直都是這個樣子的,你別太介意啊"

    "不,不會"

    以前密卡登也是這麼說話的。他在心裡默默的說了這句話


    急流電和音波吵架的原因,自然是因為音波和博派合作。那一天急流電又到了音波的臥室內質問他

    "我們到底還要跟這群博派金剛合作到什麼時候?音波。這樣做有辱狂派的名譽,我們可是狂派金剛,這樣溫溫吞吞的不是狂派的作風,想要的東西我們應該不擇手段的爭取﹗"

    "急流電,我們是狂派,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們不擇手段。我當初加入狂派是因為我在鐵堡聽到了密卡登的演說,雖然他革命的契機是因為被黑暗腐蝕了心靈,而狂派也偏離了最初的目標。但是我贊同他的說法,賽博坦人應該齊心合力抵禦外界的威脅,所有人萬眾一心。那才是賽博坦應該要有的樣子"


    聽到他這麼說之後,急流電嘆了口氣

    "你知道嗎音波,我會加入狂派的原因正是因為崇拜你"

    "我?"

    突然聽見急流電這麼說讓音波有點訝異,狂派內雖然有因為各種原因而決定加入的成員,但是他完全沒想到有人會因為崇拜他這種原因加入狂派

    "對,當你在九頭蛇港之戰擊敗那些博派金剛,掌控一切的時候,我被你的身姿所吸引了。你所使用的技術在我眼裡看來是那麼的美麗,那麼的。。。"

    "令。人。興。奮。啊﹗"

    急流電的臉孔突然變得扭曲,露出了令人不寒而慄的笑容笑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麼,音波突然從她的身上感覺到了不亞於密卡登的殺氣和一種奇怪的氣息

    "但是呢。。。現在的你已經不是我所崇拜的那個音波了"


    "她丟下這句話之後就走了,連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裡"

    音波說完了之後,便將身體靠在了一旁的牆上。像是在沉思著什麼似的



    晚上,他坐在了臥室內的床上,向一旁的掠奪獸問道

    "吶,掠奪獸。我到底應該怎麼做才好,紅色跟紫色的界限真的必須分的那麼清楚嗎?"

    音波這時沒有戴上面罩,可以輕易的看到他眼中的動搖。

      最初的目的,只是想實現密卡登口中所說的理想的賽博坦,但是隨著情況越演越烈,狂派開始走錯了道路,察覺了這點的音波一邊在表面上繼續參加狂派的各種行動,一邊找尋讓狂派走回正軌的方式,甚至在這之中一度失去了自己的發聲器。但是現在看來,事態似乎已經超出自己所能掌握的範圍了


    "事情不可能總是面面俱到,音波。我和其他磁帶戰士們認識你那麼久了,你的努力我們都看在眼裡。"

    一旁的雷射鷹像是在贊同一般無言的點了點頭

    "但是掠奪獸。。。"

    "我就直接了當的問吧,音波,你覺得應該怎麼做?"

    音波思考了一下之後看著窗外的景色說

    "博派跟狂派應該一起合作。我相信這才是密卡登原來的意思,也才是賽博坦真正應該有的姿態,這都是為了賽博坦的未來"

    "不管怎麼樣,我都要讓賽博坦再次迎來黃金時代"


    就在音波下定了決心的同時,不知道從哪傳來了一個模糊的聲音

    "很好,汝的心意,吾確實感受到了"

    "?"

    正當他想聽清楚那句話時,那個聲音突然消失了



    隔天早上,所有人都還在床上休眠的時候,整個基地突然警鈴大作。聽聞警報的千斤頂連變形都還沒有完成就衝到了操作台前,他看了一下螢幕上雷達所顯示的信息後對著剛跑進來的馬格斯大喊

    "富士山爆發了"

    "這不可能啊,富士山都已經4百多年沒噴發過了,怎麼會無預警的突然噴發呢?﹗"

    這時急救員打斷了馬格斯跟千斤頂的對話,她已經設好了傳送門的座標,手放在啟動桿上準備打開了

    "兩位﹗我們先打住這個話題等會再討論。我們先救人要緊﹗"

    聽見她所說的話之後,千斤頂立刻變形為了跑車模式,而馬格斯則板起了臉孔,不太開心的樣子

    "急救員,雖然現在戰爭已經結束了,我們也不在賽博坦。但是軍事條例依舊有效。所以請注意妳對長官說話的口氣"

    晚一點進到大廳,站在她身後的熱點拍了拍馬格斯的肩膀後也變成了載具模式

    "好了,老馬。我們快走吧"

    "這裡沒人要遵守軍事條款了嗎?"

    馬格斯低聲抱怨了一句,然後在變形後打開車門讓奈亞上了車,鑽進了傳送門內


    (第二十四章 完)
     
    已獲得NEOGEO按 "讚"!

分享此頁面